思主义哲学研究的重大问题

作者: 发布时间:2014年08月02日 点击数: 字体:
由《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共同主办的“当前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重大问题”研讨会近日在京召开。来自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央党校、中央编译局、复旦大学、吉林大学、南京大学等高校和科研单位的40余位专家出席了研讨会。会议就“哲学中的问题和问题中的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现实性与超越性”、“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使命和理论创新”等问题展开了深入的探讨和交流。

  哲学中的问题与问题中的哲学

  在哲学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问题意识的重要性已成为共识。中国人民大学陈先达教授把“哲学问题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性”联系起来,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性根本上在于它的基本原理的有效性,而不在于对文献的当代解读;中国马克思主义的任务不是构建哲学的新形态,而是要在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过程中加以发展。吉林大学孙正聿教授阐述了哲学中的问题和问题中的哲学的关系,认为问题中的哲学要以哲学中的问题为基本的理论前提,探索“哲学中的问题”所蕴含的“问题中的哲学”应当是哲学研究的重要的方法论原则。在揭露人在神圣形象中的自我异化结束之后,揭露人在非神圣形象中的自我异化就构成了当代中国乃至世界哲学的根本的问题中的哲学。吉林大学孙利天教授认为,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重大问题,需要澄清其与德国古典哲学的关系,正视德国古典哲学遗产的重大贡献。意识的能动性、自由的能动性等等,这是德国古典哲学的最大贡献。从康德的主观思想的能动性到黑格尔客观思想的能动性再到马克思的现实、实践的能动性,是理解马克思哲学与德国古典哲学关系的一条清晰的脉络。北京大学丰子义教授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关键是如何增强问题意识。第一点就是应该恰当地提出问题,提出问题往往比解决问题更重要;第二点是合理地研究问题,主要是问题如何进入哲学的视野,并且以哲学的方式予以关照和解答。

  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现实性和超越性

  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现实性和超越性的关系是这次会议讨论的一大重点,正确理解两者的关系,对于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研究有重要的意义。南开大学王南湜教授认为要正确处理现实性和超越性的关系,必须对理想性和现实性进行划界。无论着眼于马克思对德国古典哲学的批判继承,还是基于马克思思想的当代发展,在现实性和理想性关系的问题上都应当走出黑格尔哲学传统,对二者做一个界分。复旦大学吴晓明教授不同意马克思哲学的康德式解读。康德哲学区分了自在之物和现象、理性和感性、应然和实然,但做出这一区分的原则是主观思想。黑格尔则基于客观的理性批判了康德的主观思想,马克思就是在这一点上继承了黑格尔。此外,现实性和超越性的区分在黑格尔那里并不存在,现实本质上是理念的,唯独现实的东西才是超越性的。吉林大学贺来教授认为要区分哲学意义上的现实和常识意义上的现实,哲学所把握的现实不是价值中立的既成“事实”,而是寄托和凝聚了哲学家的价值关怀和理想憧憬的一种“虚灵的真实”;哲学对现实的关注不是为解决某个具体问题提供某种现成的技术性的策略和方法,而是要通过对现存世界的反思,为理解人的生存状态提供一种思维方式、价值理想和人生境界。马克思不是把“现实”理解为超感性的概念世界,也不是把这种反思性、批判性、理想性和超越性归结为抽象的理性,而是从“实践”出发去理解“现实”,从而达到了现实性和超越性的统一。北京师范大学朱红文教授认为按照黑格尔式的理性理解现实,虽然更接近经典的马克思,但这恰恰反映了马克思哲学的时代规定和问题。整个近代西方以来的理性主义和科学主义的问题就是把概念的问题、理想性的东西当作现实来操作。这是一个自然主义的或理性主义时代的错误。中山大学王晓升教授认为马克思在分析哲学与社会历史条件之间的关系的基础上,扬弃了独立的哲学,而建立一种以分析现实社会矛盾为任务的新唯物主义。这种新唯物主义在分析现实社会矛盾的基础上寻求实现每个人的自由,并把它作为哲学研究的主题。按照这种哲学观,哲学的研究就是要从“人间上升到天堂”,而不是“从天堂下降到人间”,从而达到现实性和超越性的统一。武汉大学汪信砚教授认为要破除对现实性和超越性庸俗化的理解,哲学研究既不能沦为现实的论证,也不能囿于形式主义的学术诉求。要在现实性和超越性之间保持必要的张力,在马克思哲学那里,现实性和超越性是相互关联相互规定的。

  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论创新问题

  在今天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特别需要从全球化和地方性的关联出发看待并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学者应当努力创建有中国气派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北京师范大学张曙光教授提出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要坚持理论的真诚与自觉。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是以理论的真诚作为开端的。这种真诚是指以学术的眼光和追求真理的精神看待马克思主义理论,坚持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自我批判与超越。如果说理论的真诚主要指一种应有的学术态度,那么,理论自觉则是理论研究所力图达到的自知之明。理论自觉是对于理论与现实生活的关系、对于理论自身的内部关系和理论演进的内在逻辑的认识,以及根据这种认识所实现的理论的自律和推陈出新。中央党校韩庆祥教授认为,要“激活”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研究,就必须基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质,解决好哲学“做什么”和“怎样做”的问题。从哲学视阈上、从哲学功能上、从哲学的共同信念与使命上、从哲学的共同发展方向上、从哲学的总体性活动方式上转换哲学研究的范式。华中科技大学欧阳康教授针对当代中国社会生活中的问题,认为应当特别注意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政治哲学,借鉴人类政治文明的经验并从中国实际和发展的现实需要出发,为民主政治的发展提供指导思想。北京师范大学张立波副教授认为结合中国近代思想史演进,对五四以来的中国马克思主义进行研究,梳理出中国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内在发展逻辑,有助于中国马克思主义和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比较研究和平等对话。

【新闻链接】
 
没有相关内容
收藏 打印文章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