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十二病区顾玲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16日 点击数: 字体:

站在季节的分水岭,聆听晚秋残碎的声音,比如秋菊的呢喃,比如红枫叶的心跳,比如残荷的呓语,比如我内心的声音。

流年似水,匆匆而逝,转眼,来到十二病区已经三个多月了,来到这里工作学习后,我才真正体会到“护士”这两个字所蕴含的千斤重担。

虽然我已经在别的医院工作三年了,但是,环境的陌生、工作流程的差异、病人的特殊性,都让我感到茫然,神经外科是一个个性的科室,病人发病急骤,病情危重、变化快,死亡率高,每一天要求24小时对病人的神志、瞳孔、呼吸等密切观察,所以神经外科护士必须具备熟练的护理技术、良好的心理素质,学会自我调节,自我减负,这些让我感到害怕和焦虑,不禁扪心自问,我能否担起观察病情的重大职责,能否做好神经外科的护士?

印象非常深刻的是,一大早来上班,亲眼见识到临终病人,从弥留之际走向死亡,顿时,我心里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我之前的工作环境,每天接触的是保胎,挖肌瘤,切息肉,只有“生”和“病”,从未有“老”和“死”,神经外科的许多病人,躺在床上,有的是血肉模糊进来的,有的是ICU下来的,拖着支离破碎的身躯,尝试推开遏住命运喉咙的手掌,在这里,我见识到了世态炎凉,人生百态,以及生命顽强和众生平等,无论你是鳏寡孤独,还是富贵闲人,在疾病面前,都是无力的。

上个星期,我开始独立上夜班了,此次夜班来临前,很是焦虑,坐立不安,害怕来很重的病人,我来不及处理怎么办,害怕某个病人,突然间不好了怎么办,害怕我的疏忽导致差错,害怕医嘱不对不会处理,万幸,这些事情都没有发生,中国人,杞人忧天的精神总是在我身上不断上演,但是,居安思危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上述情况我总有一天会遇到,害怕,来源于未知,所以,还是需要不断地去学习新的事物,在将来的工作中才能游刃有余。

我还是有许多需要学习的东西,特别是书写方面和工作节奏上,我希望,自己可以早日成为神经外科一名合格的护士。

【新闻链接】
 
没有相关内容
收藏 打印文章 来源: